地摊文学网刘心武评红楼梦读后感(至少有几种说法不敢苟同)

刘心武评红楼梦读后感(至少有几种说法不敢苟同)

刘心武先生评《红楼梦》,至少有几种说法不敢苟同


著名作家刘心武先生近年因为研究《红楼梦》而再次引起大家的关注,一时间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电视上他高谈阔论的身影历历在目,网络上有关他的帖子不计其数,报纸上对他的报道屡见不鲜,书店中他的评论红楼之作引人驻足.正可谓:庾信文章老更成,暮年诗赋动江关.

刘先生在中央十台百家讲坛一开讲,恰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红学界"乃至文学界乃至广大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青眼者有之,白眼者有之;赞美者有之,批评者有之;拥护支持者有之,大加挞伐者有之,但刘先生任凭你"黄洋界下炮声隆,我自岿然不动",心平气和,笑容可掬地回应着鲜花与鸡蛋,坚守着自己的理论阵地.他说,"我有什么权利要求别人同意我的观点呢?我又有什么权利禁止别人批评我呢?"(原话我记不清了,大抵是这个意思)他愿意与广大读者平等交流,共同探讨,以期更好,更深入地欣赏解读《红楼梦》这一古今第一奇书.

因此,我在此斗胆就妙玉这个人物向刘先生提出几点质疑.

其一,刘先生认为妙玉名列十二金钗之内而宝琴位在十二金钗之外是因为前者比后者重要,我不是这样看的.

刘心武先生评《红楼梦》,至少有几种说法不敢苟同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之时,进入其中观览的乃是"薄命司",这就注定了《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中的女子都是运途乖蹇,红颜薄命之人,而且作者所列出的这十五个女子无一例外:宝钗终身被误,黛玉泪尽而逝,元春命断深宫,探春远嫁海外(而且还是个庶出),湘云父母双亡,妙玉无依无靠,迎春受尽折磨,惜春出家为尼,凤姐梦断囹圄,巧姐被卖为妓,李纨守寡一生,可卿悬梁自缢,香菱孤苦终生,晴雯受谗而死,袭人被卖为婢.与她们相比,宝琴应该是个幸运儿,她不是孤儿,又有兄长庇护,而且已与梅翰林之子订婚(从"梅翰林"三字就可知宝琴之婿肯定是个温文尔雅,玉树临风的好男儿),她婚后的生活应该是举案齐眉,夫唱妇随,花前月下,无忧无虑的,既如此,她自然不会被列入薄命司中的《金陵十二钗正册》,如果她有幸列入太虚幻境中的女子名册,大概是在"春感司"中.

刘心武先生评《红楼梦》,至少有几种说法不敢苟同


其二,关于《红楼梦十二支曲》,心武先生认为《终身误》是歌咏宝黛钗三人之关系的,《枉凝眉》是歌咏湘云妙玉的,这种说法我实在不敢苟同.

《终身误》的曲名已经明确告诉我们这支曲子是歌咏薛宝钗的.金玉良缘表面上战胜了木石前盟,实际上误了宝玉的情,误了黛玉的命,误了宝钗的身.宝钗在成为宝二奶奶的同时,也永远成了一个独守空闺的怨妇,她的一生就这样耗尽在无穷无尽,没有希望的等待之中.同样,《枉凝眉》毫无疑问是歌咏黛玉的(其中当然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宝玉).我们都知道,黛玉的表字是颦儿("颦"即"皱眉"之意),那么,枉凝眉所歌咏的不是她还会是谁呢?如果按照心武先生所言,湘云,妙玉各占一曲,而《枉凝眉》又是歌咏她俩的,她俩的地位岂不在黛玉宝钗之上了么?而且在《红楼梦十二支曲》之前,作者曾明明白白地指出这些曲子(包括楔子和尾声)或咏一人,或咏一事,他怎么会将湘云妙玉合而咏之呢?对于心武先生此说,我想曹雪芹会首先提出异议的.

刘心武先生评《红楼梦》,至少有几种说法不敢苟同


如果确定了《终身误》是歌咏宝钗的,《枉凝眉》是歌咏黛玉的,那么《红楼梦十二支曲》的顺序就与《金陵十二钗正册》完全吻合了,这应该是最自然最容易为人接受的结果.

以上就是笔者的浅知拙见,在此呈现给各位读友,恳请大家,特别是大方之家批评指正。

《夜狼文史工作室》特约撰稿人:忆江南

忆江南,历史学者。原名张恒涛。已在《青年文摘》,《意林》,《百家讲坛》,《北京青年报》,《齐鲁晚报纸》,《扬子晚报》等报刊发表作品十余万字,作品收入《历史开卷有疑》、《历史的伤口》、《历史江湖》、《并非“史”无对证》等书。代表作《历史老师没教过的历史》1、2、3部畅销不断,第四部即将出版。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地摊文学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刘心武评红楼梦读后感(至少有几种说法不敢苟同)http://www.0771td.com/juzi/90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