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文学网宝玉挨打的直接原因和根本原因(这原因令人不寒而栗)

宝玉挨打的直接原因和根本原因(这原因令人不寒而栗)

宝玉挨打发生在元妃省亲之后的第一个端午节期间,也是贵妃娘娘嘱托父亲贾政对宝玉不可管教过于严厉、否则易生不虞这番话不久。宝玉受的这顿皮肉之苦可是不轻:底下穿的绿纱小衣皆是血渍,由臀至胫,或青或紫,或整或破,竟无一点好处。王夫人、贾母抱住哭了个肝肠寸断,贾政也后悔打重了,一个大男人当着众女眷媳妇丫头们,泪如雨下,就连李纨也不禁想起旧日时光放声痛哭,众姐妹无不心痛落泪。

宝玉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能让贾政发此大怒呢?其实这是贾宝玉的处世哲学和现实发生激烈冲突的必然结果,诱因是两件事,一件是在母亲王夫人房中,因为对金钏表现出恋恋不舍之意,二人说了几句顽话,触动了王夫人正不受用的神经,她一腔怒火撒向金钏,打了耳光,骂了秽语,让她母亲白老媳妇领了金钏去了,就是撵出去了,金钏羞愤交加,自觉被主子撵出去再无脸见人, 金钏是一个刚烈的姑娘,竟跳井自杀了。

贾政暴揍贾宝玉打到屁股开花,究其根本原因,这一点令人不寒而栗

金钏之死这笔账到底应该记到谁身上呢?当然是王夫人,王夫人属意自己的亲外甥女薛宝钗,支持金玉良缘,这个端午节又利用元春赐的节礼使金玉良缘舆论占了上风,贾母支持林黛玉,是木石姻缘最大的后台,面对金玉良缘的咄咄逼人,贾母清虚观打醮以宝玉不以早娶的“拖”字战术将金玉论打回原形,又和凤姐唱了一出双簧,几乎将宝玉黛玉之事捅破了摆上桌面。受此打击的王夫人正憋着一肚子火,金钏是撞到枪口上了。王夫人雷霆之怒下,宝玉一溜烟跑了,他的逃避行为也是必须要受批判的,但和王夫人比起来,他充其量算个次要责任。

另一件就是贾宝玉结交忠顺亲王驾前伺候的伶人蒋玉菡,也叫琪官,宝玉初识他是在冯紫英的家宴上,二人一见就“彼此倾心”,互换了较为隐私的物品——汗巾子(男子系内衣的腰带)。而且蒋玉菡赠宝玉的那条是北静王送他的,可见蒋玉菡与北静王关系也是相当暧昧的,宝玉结交友人的唯一标准就是兴趣相投、精神契合,蒋玉菡虽然游走于上流社会,但他的身份在那个社会是十分低贱的,贾府也豢养了十二个小戏子,是专为贵妃元春服务的,但探春仍然说她们不过是“玩意儿”,赵姨娘与这些小戏子起争执太失身份。宝玉当然没有这样的感觉,他是真的拿蒋玉菡做朋友,差不多可以断定,二人有断袖之谊,后来蒋玉菡从王府逃出,显然得到了宝玉的帮助,也因此,蒋玉菡买房买地的事儿,他知道的门儿清,至于蒋玉菡的社会关系以及他背后的大人物忠顺亲王,贾宝玉是不关心的,可能压根都不知道。

贾政暴揍贾宝玉打到屁股开花,究其根本原因,这一点令人不寒而栗

可是这次宝玉的确是闯祸了,忠顺亲王府与贾府素无来往,这里作者写的隐晦,其实就是政治对立面之意。秦可卿葬礼上,四王八公祭礼祭棚悉数到位,北静王还亲身路祭,也就交代清楚了贾家的朋友圈和政治盟友,这些也都代表了开国的旧功臣,而忠顺亲王,不但爵位更高,也是新贵,代表了新皇帝的新派势力和实权派。贾宝玉不懂,政治旋涡里的贾政可太懂了,当他得知蒋玉菡的出逃竟然和宝玉发生了联系,而且人家王府的长史官直接指认就是宝玉藏匿了琪官,这个小戏子不同别人,是王爷须臾不能离开之人。贾政一听已经不是生气那么简单了,恐怕更多的是恐惧和紧张:宝玉你平时不读书不干正事也就罢了,你这么做是想害死一家人吗?就算没有金钏的事,这顿打宝玉也少不了,何况贾环这个刁状告得十分到位,说宝玉:奸淫母婢、金钏不从,又挨了王夫人一顿骂,赌气跳了井。

贾政暴揍贾宝玉打到屁股开花,究其根本原因,这一点令人不寒而栗

勾搭政治对手的宠娈,还想隐匿据为己有;目无尊长,干出败坏门风之事还出了人命。贾政之怒、之惧可想而知,估计贾政身子骨应该不错,以贾府审儿子“竟是审贼”的家传训子传统,贾政没有心脏病当场爆发已是万幸了,接下来顺理成章,几十大板打在了宝玉的屁股上,贾政还有一句话:索性打死他,以免后患;你们别劝我,再不管教,难道让他以后杀父弑君不成!

作者其实真正想说的至少有两点:一是贾政太不懂自己的儿子了,这一点他与母亲贾母差距太远了,老太太太懂宝玉是绝做不出荼毒女孩子之事的。二是贾宝玉根本是不容于世的,因为就连他的父亲也丝毫了解他,而古人讲“知子莫若父”。所以清醒的贾宝玉根本没有前途,睡着了的那个烂透了的末世也只会按照自己的惯性走向死亡!

贾政暴揍贾宝玉打到屁股开花,究其根本原因,这一点令人不寒而栗


(我是屏山,欢迎点评、关注,为您探究红楼一梦。图片来源: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图)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地摊文学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宝玉挨打的直接原因和根本原因(这原因令人不寒而栗)http://www.0771td.com/juzi/90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