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娱乐片《非常主播》观后感

温情娱乐片《非常主播》观后感

这个无奇不有的时代,绯闻可以成就滑稽的章节,一个比女生还小五岁的男孩,顶多十一二岁的光景,就在邻居姐姐的子宫里种下了年轻的生命。

温情娱乐片《非常主播》观后感

温情娱乐片《非常主播》观后感一:

《非常主播》尽管属于温情娱乐片,可缔造的“非常家庭”:未婚妈妈黄正楠22岁,幼子黄基栋4岁,外公南贤洙竟然才36,相当令人惊诧。车太贤演的主播是个典型倒霉蛋,由于过气,他沦为二流明星,只得当主播糊口。孰知早年的风流债,导致黄氏母子前来投奔。“单身贵族”家庭,突然添了两名新人,“三世同堂”肯定惹来尴尬。三位主人翁先闹纠纷,然后和解,最终全家齐唱欢歌,高高兴兴大团圆,纯粹老少皆宜的合家欢。

有“国民妹妹文根英接班人”之称的朴宝英,她扮演的未婚母亲,既跟车太贤有诸多幽默对话,又参与电台举办的“快乐女生”式选秀大赛,一展嘹亮嗓音,唱起那么多动听流行歌曲,想不出彩都难。小演员王锡玄演的黄基栋,据悉曾是1000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别看小朋友年幼,他多变的“囧”态表情,绝对称得上最大亮点。尤其他多次为外公通风报信,协助车太贤泡妞桥段,更令所有观众忍俊不禁。

全片遵循传统家庭戏架构,大力挖掘剧情潜力,依靠人物间的微妙冲突,追求自然化笑果,就连小朋友喷饭的米粒设计,都极力避免疯癫恶俗的诟病。其中女主角男友的介入,还有阴险的八卦记者,两位活宝的粉墨登场,更为男主角一家带来绯闻,恰当令故事曲折多变。尤其王锡玄小朋友失踪后,《非常主播》竟悄然加大煽情力度,当哭天喊地的朴宝英被警察拉走,车太贤不顾一切冲下主播台,极重的哀伤色彩,完全窘异先前的轻喜剧,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非常牵动人心。最意想不到在发布会,无耻八卦记者瞬间被殴,因为前面插播的新闻做足了铺垫,银幕下观众仅觉得解恨,瞬间被编导抖出的包袱,笑得酣畅淋漓。

有人曾说韩国大片《太极旗飘扬》主张“亲情第一,战争第二”,因而大获全胜,《非常主播》何尝不打的是亲情牌呢?其实名人们在实现生活中,总为工作应景,进而藏匿隐私生活,造成不必要苦恼,姜炯澈导演既是圈内人士,又怎能不知晓周围问题?本片纵然围绕着亲情家庭做文章,归根结底仍对娱乐圈有一定嘲讽。

当然本片不追求偏激政治,也没任何高深内涵,只要看着混乱的家庭关系,逐渐梳理清晰,只要看着抓狂的荒诞表演,如此温馨舒心,只要搞笑明快轻松,制作精良,还有黄基栋小朋友弹奏的匈牙利钢琴曲,朴宝英展露的高亢海豚音,《非常主播》还有什么值得遗憾的呢?随便谈谈上海电影译制片厂负责配音的《非常主播》,毕竟是老牌配音班底,他们加入“雷人”等台词,巧妙同时尚接轨,相当与时具进。

温情娱乐片《非常主播》观后感二:

有的时候,懂得取舍,懂得哪些人哪些事才是重要的之后,生活便可以变得简洁而又温馨。

不断倾诉生活牢骚的人,必定是贪念太多。

剧情很“超速”

三十几岁的外公、二十几岁的妈妈、四五岁的外孙,这样的人物设定肯定让很多误以为这是部爱情片的一大众人大跌眼镜。也有关于爱情的部分,年轻的“外公”与年幼的“外孙”同时看到自己梦中情人的那一幕实在是可爱到了极点。但影片要表达更多的还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吧:当车太贤已经不习惯一个人吃早餐的时候,当朴宝英愤怒的摔碎偷拍者的相机的时候,当互相以为失踪的`三个人抱头痛哭的时候。

演员表演很很很到位

车太贤的功力自然不必多说。如果要例举一个自然演技派的韩国男演员,那就肯定是他了。

朴宝英据说已经被誉为是国民妹妹文根英的接班人。与文妹妹比起来朴宝英甚至更要纯真可爱些,笑起来简直甜蜜到爆。毕竟是青春无敌很轻松就可以把黄济仁这个人物演得惟妙惟肖。

而才六岁的童星王锡玄大概是看完影片最讨观众喜欢的一个。无论是他小举双手的梦游状还是演奏钢琴时的认真状还是与小女朋友一见钟情的花痴状,都让人很想上去抓抓他满头的小卷发。和车太贤打牌发现车作弊时,嘴角一歪发出一声很不屑的“切”,坏坏酷酷的样子会让所有女人都迷倒其中吧。

音乐制作很完美

车太贤和朴宝英都展现了相当高的音乐才华。影片中选取的歌曲也都与剧情相得益彰。最喜欢快结束时,他们全家合唱的那首《Walking on sunshine》。 )

温情娱乐片《非常主播》观后感三:

我多么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看到的韩国电影不再是营养贫乏的爆米花,亦或是一串光鲜亮丽的肥皂泡,而可以幻化为一种真实可见的生活。我看不惯历来的矫揉造作,亦看不惯莫名的歇斯底里,任何的情色的、暴虐的东西到了他们手里,都免不了要披上一件妖娆艳丽的遮布,韩国人同样不懂得正视历史,每当时代的曲调吹起,他们总会尽心竭力的自我美化和装扮,毫不考虑任何的真实与细节。

《霜花店》看到冷眼频临崩溃,不晓得什么毒药还可以如此恶性穿肠;《非常主播》则是好了很多,看罢有些温暖,却还是不情愿钻进金纸迷醉的漩涡。电影的野心很有限,格局不大人物不多,仅靠三个演员就撑起了一部老少皆宜的戏,饶是如此,导演对社会问题的洞见还是脱不开一贯的肤浅,除了密密麻麻的笑料,留给我们的似乎只是空空的爆米花纸盒,再也没有任何值得回忆的空间。姜炯哲乐于展示的,也许就是用广告片的手法来铺展他们的现代化家居,窗明几净、衣食无忧的温室生活终究离我们太遥远了,所以我看到的不是电影,而只是泡沫。

少女怀胎早已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问题,十五六岁的豆蔻年华,初中生的年纪,诞下自己的孩子并抚养成人。她们仿佛认定了这是分内的事,不去依赖男人,更不屑去追究“播种人”的责任,究竟这算是女性的襟怀还是母性的伟大。这些令我们看的含糊,导演也是一笔带过,毫不考虑任何的渊源和示意,这仿佛是另外一类播种者,只懂了撒豆却不晓得它们还须翻土、施肥、浇水、撒药……于是电影中所见的“父亲”形象的缺失的根本,究竟是韩国电影基本思维的问题。

这个无奇不有的时代,绯闻可以成就滑稽的章节,一个比女生还小五岁的男孩,顶多十一二岁的光景,就在邻居姐姐的子宫里种下了年轻的生命。我想任何东西都已经无法掩盖这样肤浅的命题了,原来他们想昭然的,竟是自己的“枪法”……小孩子一击即中,自然是甚准的,它的背后所阐释的是某个民族源源不断的“生命力”和早熟健壮的“生殖器”,我们自然不晓得他们有如此强劲的“资本”,至少在他们耽美而又柔弱的AV系列里未曾得见,到了舞台的镁光灯下,他们的小伙儿清一色的肤白腰细、长发遮眼、脂粉铺面,不像男儿郎,更似女娇娥。

世界不再是绯闻压死人的境况了,人们异常的欢迎起这种东西,三十多岁的外公、怀孕的学生妹,这些漫天飘飞在低俗小报上的“奇事趣闻”,如今反而冠冕堂皇的出现在主流电影里,真不晓得这个社会是在进步还是倒退。只是对那些制造话题的人来说,它还是惹下了不小的麻烦,假如认亲是一种家庭作业式的账本,那么超速三代其乐融融的最后演绎,是出于喜剧的概念,还是宣传早孕早育,就不得而知了。

迷乱之后,清清脑,发现爆米花也空了,电影谈不上欺骗,却依旧属于空心,曾经车太贤和今日的超女,无一例外的是那些缓缓上升的肥皂泡,风吹破了就只有虚无。泡泡上依稀能看到些人像与倒影,可惜哪都是真实之外的错乱,错乱就错乱吧,好歹耳朵还清醒,因为这次听的终于是国语。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地摊文学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温情娱乐片《非常主播》观后感http://www.0771td.com/wangluo/48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