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你的脸经典散文

想起你的脸经典散文

在我安静独处的时候,在我处于喧嚣的时候,你的、你们的的脸就会在我的脑海中浮现,一张张熟悉的,快乐的,抑或是忧伤的脸,在我的脑中飞快地闪现如同快速放映的幻灯片,然后不可遏止的思念与忧伤汹涌而来,掩埋了仅有的一点快乐。

想起你的脸经典散文

我的网名叫想起你的脸,我在这个繁华而喧嚣的世界蝇营狗苟地活了将近20年,在以前的几十年的时间里,我如同一个婴儿躺在摇篮里一样仰视着有限的天空,看到了许许多多张面孔,有些如惊鸿一瞥,没能走进我的记忆,有些在岁月的洪流中渐渐淡忘,而有些却让我倾其一生却也无法忘却。

记不清是哪一年了,有一张苍老而班驳的脸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却烙进了我的记忆深处,而在去年陪了他一辈子的另一张脸也随他而去,突然之间我感到万分地仓皇失措。因为我看到我的父母的脸也爷爷和奶奶一样渐渐苍老,皱纹像屋后的藤蔓一样渐渐延伸,悄无声息地就爬满了他们的脸,在我周围许多曾经看着我长大的前辈们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而我也从自由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孩童长成了一个充满惆怅忧郁的大人了,为了纪念我这单薄得不堪一击的青春,我写下了几句话:

生命的扉页已经翻开,书卷的后一页飞快的掩盖了前一页,

黄绿更替牵动时光如白驹过隙,万马奔腾,

践踏着我的童年和青春,

掩埋进失色的记忆,

喧嚣被尘封。

我是个性格内向而不善言辞的人,在宿舍里,在我亲密的朋友面前,我可以口若悬河,唾沫横飞,时不时地还能蹦哒出几句幽默,另众人捧腹,可在刚接触的朋友面前我只有生硬的客套,因此,真正和我特铁的朋友不多,或者说寥寥无几。

从我能在地上爬的时候时候起,我就和东字整天地混在一起,我们在地上爬,我们玩红军打土匪,我们在冬天的雪地里穿凉鞋,他用铁锹拖着我滑雪,然后换着我拖他。十年的求学路我们一起走过来,初中毕业后我们为自己的前程各自奔走,没能再见几次面,当我们终于在20岁的春节里见面的时候,我发现我们之间也变得客套起来。突然之间我心里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忧伤与苍凉,这就是我们走向成熟的青春。高一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女生,活泼可爱而且漂亮,有着明亮的眼睛和万里晴空般灿烂的笑容,我的心开始萌发,可惜的是当叶子刚开始露脸的时候就萎焉了,因为小荷才露尖尖脚,早有蜻蜓立上头。一下期末考试之前我向她悄悄表露了心迹,她却说我已经有很多疼我的朋友了,从此之后,虽然驽钝却也能在班级风云榜上还有排名的我一下子飞流直下三千尺,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关系仍然是好朋友,为了纪念这份心灵的裂痕,也为了庆祝他的生日,高三快毕业时,我杜撰了一首《虞美人》,里面隐含着她的名字,但可惜的是她没能看出来。

十里长亭梦中摇,八面雨飘渺,日隐黛方东风瘦,勿使悲欢离别让人愁,

一点晶莹垂檐下,万缕银丝斜,方成锦书何处寄,惜叹雁字归来风飘絮。

然而思念并不因为你不去想他,他就不来打扰你,就像98年的洪水,尽管有人民子弟兵的舍命抗洪,而洪水还是淹没了许多地区,然而洪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退,而思念却随着时间的累积而累积,最终泛滥,她的脸在我的脑子里泛滥

肆啸风中愁叶起,染尽红黄,落向何处是故乡。

忠血遍洒,日沉沉,沙沉沉,踏尽山水,只为天下。

欣然一笑又见你,舒展修眉,笑靥羞涩头微垂。

素衣飘飞,月依依,水依依,只因为你,与我同归。

有一次上网和她聊天的时候,我把这首词发过去,她说,我觉得你不应该生活再现代。

高考让我觉得特别的迷茫,成绩再高二再次飞流直下,让我从此一蹶不振。在我看不到希望的日子里,我彻底的颓废了,我和老育在校外租了一间房子,在最后一个月里,我没有去上课,因为教室太压抑,教室太沉闷,教室太喧闹,而我是个喜欢轻松而寂静的人。当我做数学题做得特郁闷时候,我就会动员老育和我一起去上网,而每次老育却是早已蠢蠢欲动,只等我一开口便欣然前往,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和老育上一通宵,然后白天睡觉,如此持续了多长时间我不知道,因为我们将思考的时间都用来睡觉了,直到有一天,我们突然良心发现,然后继续看书做题,然后过几天我们再去上网或上通宵,我是疯狂的听音乐,而老育却是更疯狂地找人聊天看电影。

我的数学不如老育,而在语文上,老育在我面前更像文盲,但在总体而言,老育的'成绩比我好得多,因为他的英语和理综比我好,而高一进班的时候,我和老育不相上下,很可悲!

老育是现在和我联系最多的一个朋友。

高三毕业的时候我很不舍,那天我们班照毕业合影的时候,我从校门外进去的时候看到了一群活泼的大孩子,他们谈笑嬉戏,充满活力,当我一个人孤独地走进他们的群体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种强烈的伤感,我觉得我像是一个成人在旁观,又像是一个陌生的闯入者,然后的某一瞬间,所有人的笑容,所有人的脸在这一刻被定格,在以后彼此分离的日子里,我只能拿起照片,一个个地轻轻地抚摸着他们。然后想起他们的脸,想起他们曾经活泼的样子和火山如星空的笑容。

高考结束了,而我又开始为入大学的事而忙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面对铺天盖地地砸在我面前的大学广告,我只能奋力地挣扎,在这忙乱的日子里,我失控的大脑不可遏止地想起了许许多多从前的面孔,思念轻易地就撕裂了我的胸腔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我做错了太多,也辜负了太多,所以我虔诚地祈祷,祈祷你们的宽恕,也为你们祝福,假如还有来生,我只想,活得自由自在,无菊无束。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地摊文学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想起你的脸经典散文http://www.0771td.com/wangluo/48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