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萝卜文学 > 网络资讯 > 殓怎么读(殓怎么读什么意思)

殓怎么读(殓怎么读什么意思)

读音:[ tiǎn ] 三声。 解释 尽

殓怎么读,绝 :~灭。~歼。暴~天物(任意糟蹋东西)。 组词

1、暴殄天物[ bào tiǎn tiān wù ] 原指残害灭绝天生万物。后指任意糟蹋东西,不知爱惜。

2、扫殄[ sǎo tiǎn ] 消灭。

3、克殄[ kè tiǎn ] 歼灭; 2.指歼灭敌人;歼灭。

4、殄绝[ tiǎn jué ] 灭绝。

5、殄除[ tiǎn chú ] 剿灭。

6、速殄[ sù tiǎn ] 迅速消灭。

7、殄平[ tiǎn píng ] 消灭、平定,荡平。

8、摧殄[ cuī tiǎn ] 摧折消灭。

殓的读音是什么?

只有一个读音殓liàn【动】(形声。字本作“敛”。从歹,佥(qiān)声。从“歹”,表示与死亡有关。本义:装殓。给尸体穿衣下棺)同本义〖layincoffin〗殓,殡殓。——《广韵》殓不凭其棺,窆不临其穴。——唐·韩愈《祭十二郎文》死者厚棺殓。——清·邵长蘅《青门剩稿》今予殓汝葬汝。——清·袁枚《祭妹文》又如:大殓(丧礼中入棺、钉棺盖);殡殓(入殓和出殡);成殓(入殓。把死者放进棺材)殓衣liànyī〖clothesforthedead〗入殓时给死人穿的衣服

红楼梦》里,金钏死后,

宝钗用自己的衣服给其做殓衣,是何

用意?

金钏烈性,跳井而亡。对于她的死,王夫人是有愧悔的。所以她对宝钗说:

殓怎么读(殓怎么读什么意思)

“刚才我赏了他娘五十两银子,原要还把你妹妹们的新衣服拿两套给他妆裹,谁知凤丫头说,可巧都没有什么新做的衣服,只有你林妹妹作生日的两套。我想你林妹妹那个孩子素日是个有心的,况且他原也三灾八难的,既说了给他过生日,这会子又给人妆裹去,岂不忌讳!因为这么样,我现叫裁缝赶两套给他。要是别的丫头,赏他几两银子也就完了,只是金钏儿虽然是个丫头,素日在我跟前比我的女儿也差不多。”我引用原文,一向不喜欢引用长的,常常会把无关的枝节删掉,只留要紧有用的。但这一段我全引了,还有不足之意,还想把前面钗相劝的话也原文照录下来。

前面宝钗的劝告,是她受人诟病的重点之一,就是对金钏的死太过冷淡。但是平心而论,宝钗和金钏有何感情?就算因为姨妈王夫人,跟金钏常常见面,有时也一起玩耍,难道对金钏的感情能超过对王夫人吗?在王夫人坐着垂泪的时候,当然是尽量撇清王夫人执法过严致死人命的责任,以宽解王夫人的心。她的话虽然无情,却正在情理之中。

为了加重劝解的力量,宝钗还提出具体的方案:“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于是王夫人顺势说出缺少妆裹衣服、又不便向黛玉要。究竟方不方便向黛玉要,这是次要的;关键是王夫人根本没想着向黛玉要,说这话就是明示宝钗:你有就拿出来。

王夫人在刘姥姥二进贾府一回,一举送了一百两银子,比王熙凤的多了十几倍。她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而贾家经济此时还没有下滑得那么厉害,更不是拿不出两套衣服。王夫人完全可以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上面引文里说的:“叫裁缝赶两套给他。”但是这样一来,必须要传唤裁缝(也许还是外面裁缝,贾府有专门做针线的,未必是让他们做妆裹寿衣)。王夫人不可能自己微服出去找裁缝,也不会让贴身丫头去,那就得叫婆子去了。

王夫人最贴近的婆子,应该是陪房周瑞家的,平时管的是“跟太太奶奶们出门的事”,不是在内宅随身伺候。第七十一回又说周瑞家的“不管事”,不是像林之孝家的、赖大家的这样的管家娘子。换言之,王夫人其实没有贴心可靠、像王熙凤的来旺媳妇那样的忠仆。

婆子不亲近可靠,丫头又如何?金钏是死了,玉钏是金钏的亲妹妹,彩云(彩霞)跟贾环恋爱,王夫人刚刚知道,这还是撵金钏的由头之一。所以眼下,王夫人也没有贴心可靠、能替她悄悄找裁缝做妆裹的丫头。

说到这里,可能有朋友会奇怪:你为什么一定强调,要贴心可靠的人去找裁缝?随便打发个人去不行吗?以王夫人的身份地位,还派不动一个奴才?她为什么一定要瞒着人呢?

问题就在这里了,王夫人没说,可她的确是瞒着人的。连对宝钗,她也没有透露实情,只说“把我一件东西弄坏了”。其实如果真的是弄坏一件东西,犯错被逐,罪有应得;同时这并不是什么大罪,金钏会有“气他两天,还叫他上来”的心理准备,还不至于负气自尽。

真正的被逐原因,是宝玉调笑,和金钏为推搪而随口说出的“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公平点说,金钏从前曾挑逗过宝玉,但这次是真的没有,反而是困倦不堪、懒得理会。她的被逐,是一个冤案,而且还背负着“下作小娼妇”的恶名。而这一点,才是金钏负气自尽的真正原因。

王夫人当然不肯承认。既不肯承认自己冤枉了金钏,也不肯承认儿子调戏丫头,也不肯承认另一个丫头跟庶出的儿子贾环恋爱。不承认这些,只好推辞金钏被逐是因为弄坏了东西。这样一来,金钏的死不仅罪有应得,而且是自己糊涂。

殓怎么读(殓怎么读什么意思)

承认了金钏的糊涂和罪有应得,只需要按规定制度发放抚恤金就可以了(就像晴雯死了,王夫人给了十两),额外的赏银和衣服完全没有必要。但糊涂和罪有应得是骗别人的,可骗不了金钏的母亲白老婆子和妹妹玉钏,也骗不了王夫人自己的良心——王夫人是有良心的, 不比王熙凤“从来不信阴司报应”的狠心。

要交代良心,就得多给银子和衣服;要给衣服,又难免惊动别人。王夫人暗示宝钗捐献,就是为了悄无声息地赏赐衣服,既瞒着人,又安慰了良心。

同时,贾府一向有宽厚的传统。袭人母亲知道“贾府中从不曾作践下人,只有恩多威少的”,贾政听说有人跳井,更是惊疑:“我家从无这样事情,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大约我近年于家务疏懒,自然执事人操克夺之权,致使生出这暴殄轻生的祸患。若外人知道,祖宗颜面何在!”他只是怀疑“执事人”如贾琏、赖大、来兴严酷逼死人命,就有“祖宗颜面何在”的愤慨,如果知道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吃斋念佛、素有菩萨之称的王夫人,又会作何感想?

贾政的这段问话,发生在宝钗慰姨母之后。但是贾政的态度,已经跟他夫妻二三十年的王夫人怎么会不知道?她想着瞒人,很可能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瞒着丈夫。

在王夫人的左右为人之中,她想要求助的当然是体贴的外甥女宝钗,而不是“嘴里又爱刻薄人,心里又细”的黛玉。所谓“忌讳”也好,“三灾八难”也好,都只是托辞。事实是,王夫人的隐秘,不能让黛玉与闻,不能让黛玉接近,更不会去向黛玉要衣服做妆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