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萝卜文学 > 网络资讯 > 嵬怎么读(嵬怎么读音)

嵬怎么读(嵬怎么读音)

一、马嵬驿的拼音是:mǎ wéi yì ;二、词语释义:;马嵬驿兵变:公元755年

嵬怎么读,安史之乱爆发。次年7月15日,唐玄宗逃至马嵬驿(今陕西兴平市西北二十三里)。随行将士处死宰相杨国忠,并强迫杨玉环自尽,史称“马嵬驿兵变”。;三、嵬的读音是:wéi;四、汉字释义:;1. 〔崔~〕见“崔”。 ;2. 高大。;五、汉字结构:上下结构;六、造字法:形声;从山、鬼声;七、部首:山;八、相关词组:;嵬嵬、嵬丽、邪嵬、嵬崖、嵬嶪、嵬崿、马嵬、嵬岸、背嵬、嵬嶷;扩展资料:;一、汉字笔画:;竖、竖折/竖弯、竖、撇、竖、横折、横、横、撇、竖弯钩、撇折、点;二、词语释义:;1、嵬丽wéi lì;高大华丽。;2、邪嵬xié wéi ;邪恶怪僻。;3、嵬嶪wéi yè ;高耸貌。;宋王安石 《再用前韵寄蔡天启》;4、嵬岸wéi àn ;高傲貌。;5、嵬嶷wéi yí;高大貌。

西夏

皇帝

到底姓李还是姓嵬名?

西夏国是由党项拓跋羌族开辟的封建政权。随着历史的烽烟而消逝在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神秘王国。众所周知,西夏建国前后,华夏大地上并存着几个少数民族王朝。东南方向一前一后耸立着北宋与南宋政权,西南方向还盘踞着伺机而动的吐蕃政权和大理王朝,西边则是高昌等一些蠢蠢欲动的小邦政权,北边更有草原雄鹰蒙古帝国,东北方向接连涌现了辽国、金国政权,小小西夏国仅处在西北一隅。西夏是以党项羌族为主的少数民族联合开辟的专制政权,更是我国古代历史时期一段不可遗忘的民族史诗。

西夏皇帝到底姓李还是姓嵬名?这篇文章看完,你就知道西夏皇帝姓啥了!西夏自李元昊建国称帝后,至公元1227年被蒙古铁骑所屠城,前后历经近200年。但追至元昊的祖先“拓跋思恭”这一辈统治夏州时开始计算的话,西夏的历史应该有300多年。

人尽皆知,中国从古至今一直都是一个多民族组成的大家庭,历史是各少数民族共同创造的历史。就如毛泽东曾在《论十大关系》里明确地说道,每一个少数民族对中国的历史都做出过杰出的功勋。比如说与宋朝、辽国、金国鼎足而立的西夏少数民族政权就在古代历史上带领境内以党项族为主要群体的各种少数民族,开展农耕和武装斗争,和周边邦国政权积极开展边贸,繁荣少数民族文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西夏国皇室拓跋氏是姓李?,还是嵬名?西夏国皇族贵族,拓跋氏到底是来自哪一个民族,可以说,一直是研究西夏历史的专家学者们值得有待进一步深化探索的科研题目。针对这一科研题目,国内外知名专家史学者们也曾刻意开展过几次相对纵深的研讨和辩论,但截至目前还未获得相似的观点。

关于西夏贵族,拓跋氏到底源自于哪一个少数民族,通过分析发现主要观点有两个方面的见解:第一种主张以为西夏贵族拓跋氏祖先出自于鲜卑族,而第二种主张则觉得西夏拓跋氏和羌族同出一个族源。假如我们把两种不同的观点或主张逐一对比的话,我们会发现,好似持第一种观点的史学者一方貌似理由更充分一些,原因是这一方的史学家们找到非常多的准确可信的历史凭据。分析如下:

第一,根据唐朝、宋朝、辽朝、元朝、明朝时期的古书籍记载,就充分证明了西夏拓跋氏和拓跋鲜卑是源自于一个种族源。唐朝著名姓氏学家“林宝”在西夏李元昊建国之前的200年,就曾今有过论述:

孝文帝迁都洛阳,改为元氏。……开元后,右监门大将军西平公静边州都督拓跋守寂亦东北蕃也,孙乾晖银州刺史,侄澄岘今任银州刺史。《元和姓纂.拓跋》

“拓跋守寂”是党项族部落大头领拓跋思泰之子,是盛唐时党项族的头领拓跋赤辞的孙子,和同时期的拓跋乾晖、拓跋澄岘都是西夏拓跋氏集团的核心成员,“东北蕃”意思就是说鲜卑族,证明西夏拓跋氏和鲜卑族的拓跋氏都出自于一个少数民族族源。而李元昊自述是北魏的后裔,并非空穴来风、攀附虚说、杜撰祖辈的来历,应是族有所本和族史有理有据可循。宋朝幽州蓟人“叔宝”著作的《宋史.宋琪传》里面纪录甚多。

自银、夏至青、白两池,地惟沙碛,俗称平夏拓跋,盖番姓也。自麟、延以北,多土山柏林,谓之南山野利,盖羌族之号也。

所谓“拓跋,盖番姓也,野利盖羌族之号”证明在宋琪眼中,西夏拓跋氏一族则不是羌族,应该是归于“东北蕃”,也就是源于鲜卑族拓跋,但野利归于党项羌族中的世家大族,二者关系不能混同,理当本着严谨态度予以划分辩别。宋代史学家、校雠学家“郑樵”著作的《通志·氏族略》也觉得西夏国的拓跋氏与鲜卑族的拓跋氏源自于一个部族,其称西夏国拓跋氏,来自于“北番”。这种观点和唐朝的姓氏学家林宝,宋朝的宋琪共同具备相似之处。

“西夏,本魏拓跋氏后,其地则赫连国也。” 《辽史·西夏外纪》

嵬怎么读(嵬怎么读音)

元朝人修纂的《辽史》虽说考证的著述极多,但是辽史其最重要与最基础的史籍资料却是辽朝大臣“耶律俨”修编的《皇朝实录》,而《辽史.营卫志》也是出自于耶律俨的《皇朝实录》。耶律俨本是汉族,祖籍姓李,辽国赐姓耶律,其在辽国为官,任参知政事、知枢密院事、主要负责监督修纂国史。官职比较伟岸的耶律俨,作为辽朝国史监修高官,针对辽国的邻邦西夏国的历史,应该说是非常熟知。众所周知的《辽史西夏外纪》著作的撰修,重点也是采用于耶律俨的《皇朝实录》。可以说,关于西夏拓跋氏“本魏拓跋氏后”的这种观点,证据应当是非常确凿。

元朝、明朝两个政权王朝也都有过对于西夏拓跋氏的史籍纪录。必如《李世安墓志》“公西夏贺兰山于弥部人。”

《元史,李恒传》其先姓於弥氏,唐末赐姓李,世为夏国主。”

李世安、李恒都是西夏贵族拓跋氏的后裔。这两段历史资料都有点名道姓地说道“於弥”。何谓“於弥”?

根据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民族研究专家、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中央民族学院研究部教授,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员王静如先生的考据。

“於弥”乃“嵬名”之异译。《西夏国名考.西夏研究》

什么是“嵬名”?宋朝诸多文献资料,必如南宋时期的官吏、古代著名的历史学家、目录学家李焘编著的《长编》等,一致认为是李元昊所改西夏国姓。自号嵬名、称吾祖。但是北宋王朝时期一代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欧阳修”却是断定李元昊曾改为“元氏”。

“赵元昊以河西叛,改姓元氏,朝廷恶之,遽改元日康定。”《归田录》

嵬怎么读(嵬怎么读音)

文学家欧阳修为北宋政权时期的经历者也是历史见证者,而且欧阳修本人资深望重,所言应当有所依据,不应该是妄论,应该确凿。我们以此推算“嵬名”词,貌似就应该是“元”的西夏音译。假使我们此种推理能够站得住脚的话,关联嵬名”(於弥)姓氏,远在“唐朝本赐姓李”以前,那么就已经存在。那么,李元昊并没有篡改姓氏,其不过是复原了昔日祖先的姓氏而已。假如我们联想到坐落于当下的宁夏的贺兰山,在我国古代历史时期,贺兰山这里长期生活定居着一些鲜卑族和“於弥”部族人。《太平寰宇记》

但是,西夏拓跋氏贵族出自于鲜卑族拓跋珪开辟的北魏政权时期,源自于拓跋鲜卑族之说,则说明是可信的。

第二,但从西夏国统辖的阶层自述而言,不说李元昊向宋朝递交国书自诩“臣祖宗本出帝胄,当东晋之末运,创后魏之初基”,《宋史.夏国传上》以及西夏事略“况元昊为众所推,盖循拓跋之远裔”《长编》之外,另有西夏汉臣罗世昌编纂的《夏国谱·序言》“北魏衰微,居松州者,固以旧姓为拓跋氏”。《金史.西夏传》

即使是现在的我们也知道这样一个道理,那就是一个大家族或一个世家部族,关于本家的祖辈宗系,应该是言犹在耳、念兹在兹的,古往今来一概不能除外。西夏国皇族统治政权当事人的自叙,唐、宋、元、明载入史册的历史贯串考证,则是更加有利地证明了西夏国皇室贵族是源自于北魏的拓跋鲜卑族。

第三,拓跋氏鲜卑沦落为党项羌族分支。人尽皆知,党项羌族共有八大部族。而这八大部族里首屈一指的就是拓跋氏部族,在党项羌族里拓跋氏是拥有最强的势力也是最关键的八大部族之一。但是这里所说的拓跋族并不是党项羌族中原有的一个部族,却是由外而内迁移过来的。就如明王朝时期宁夏籍贯的大臣胡汝砺曾今提出:

“夏本拓跋魏之后,流为党项别部。”《嘉靖宁夏新志.拓跋夏考证》

拓跋氏部族为什么融入到了党项羌族的呢?根据相关历史学研究专家考据,拓跋氏融入的经过大致是:拓跋氏鲜卑族祖先早期生活定居在我国东北地区大兴安岭山段的大鲜山周围区域。公元1世纪,拓跋氏鲜卑族在蒙古匈奴大决裂时期割分成了一南一北的两个族落,部族实力颓败颓靡的时候,南迁到了当下的内蒙古呼伦贝尔区域。在二世纪之初,迂回搬迁到了当下的河套、阴山区域。公元三世纪中叶时期,拓跋氏鲜卑族其中的一股力量,闯荡到了河西地域,而且还是开辟了南凉王朝。公元414年,西秦政权灭掉了南凉,秃发(拓跋)鲜卑族也因此一变二,先是归附于吐谷浑统治的政权。此刻,党项族一词虽然已经凸显,但仅仅是隶属于吐谷浑政权统治者时期里面的一个部族而已。

隋朝末年,吐谷浑政权在隋朝武装力量的猛烈攻击下,曾屡屡被驱逐远离青海湖区域游牧。这时,以拓跋氏鲜卑族为首、为骨干的党项族八大部落。借着吐谷浑政权实力衰弱的时机,随即往东迁移而且还降服了宕昌、邓至、白狼等部落的羌人。这样,就变成了一个以拓跋鲜卑族为中心的党项族宗族同盟体。而此时,吐谷浑政权看到隋朝末年战乱不断,随即又再次返回到了青海湖地区驻守游牧。而这时的吐谷浑政权与党项羌族宗族已经是分道扬镳,自立门户、各自为战。吐谷浑和党项羌族宗族二者各有各自的领土和政事体制。

尔后,党项羌族里的八大部族在拓跋氏的带领下,屡屡与华夏大地的王朝执政者产生微妙的关联,渐渐地演变成了西夏国统治政权。

第四,从拓跋氏部族和羌族二者的关联而言,在拓跋氏一族融入羌族以后。以及在日后指挥羌族开辟西夏建国的期间来看,羌族与拓跋氏也有同盟团结的局面,但是更有冲突抵触对抗的情况。

这也就充分证明了在西夏执政者通常会将拓跋氏皇室宗族,和一些的“羌人”、“羌户”、“羌部”孤立起来。就如宋太宗曾问道:

‘汝在夏州用何道制诸部?回答道“羌人挚悍,但羁縻而已,非能制也。《宋史.夏国传上》非常明显,若是西夏拓跋氏皇室宗族和羌族是出自于同一种族源的话,则就不会发生如此对峙对抗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