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萝卜文学 > 网络资讯 > 华宏钢厂打架事件(华宏钢铁厂)

华宏钢厂打架事件(华宏钢铁厂)

首先要去验伤,验伤结果确定构成轻微伤以后华宏钢厂打架事件。警方才能够进一步的选择拘留你。

但是轻微伤,基本上是不构成刑事的,一般说来。公安局都会先进行调解。一般来说就是打人的一方向被打的一方赔钱,只要双方谈妥,签字画押,交完钱,双方就

可以走人了。

但是如果被打的一方,就是不拿这笔钱。那就要看被打的一方是否有还手。如果被打的一方有还手,或者是在没有监控的情况下,打人的一方坚称被打的一方也有还手。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拒绝接受调解的双方都有可能,到拘留所被拘留。打人的一方把对方打成轻微伤,那么一定会有罚款和7日以上的拘留天数。被打的一方,如果没有办法证明他没有还手,如果拒绝接受调解,通常情况下,也会被拘留1~3天。

拘留还是非常不好受的,首先确定拘留以后,进到拘留所里面,要先把衣服上面的扣子拉链全部用剪刀剪掉。包括裤子里面的扣子。裤子衣服里面如果有腰带,松紧带之类的,需要用剪刀剪掉,然后从里面抽出来,以防被拘留人员用这些绳子上吊自杀。

拘留所里面的床是铁板床,睡起来非常的冷。厕所是公共厕所,卫生条件一般。所以,出现斗殴的情况,大多数人还是会愿意接受调解,不愿意去蹲班房的。

上夜班,发生过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刚刚工作的时候上过几天夜班,项目上需要和国外的同事协同做事,我被安排跟一个女同事同一天值班。我们的研发中心是在工厂的生产区边上,整个厂区只有我们研发楼空荡荡,特别是一楼的大厅。

夜里二点左右,我趴在工位上睡着了。突然感觉有人用手指捅我,起来时候发现身边根本没有人,一股激流吓得的头皮发麻,我立马站起来,腿已经麻木了,扶着桌子终于站起来。

我开始找同事,发现实验室里就我一个人。我们的实验室配备了感应灯,我咳嗽一声整个实验区全部亮了,来回扫视了几遍也没有看到同事。这时候我有了些尿意,起身去卫生间。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我和同事在门口碰到了,她好像很累的样子,脸上洗过的水迹还没有完全干,一捋一捋的头发贴在脸颊上。她见到我开口说,自己太困了,洗把脸清醒一下。我跟她简单交流一下数据同步的结果,然后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夜里四点多,我们的任务基本做完了。我起来去茶水室找点吃的。保洁阿姨把零食都收了起来,我仅仅找到了几颗薄荷糖。回来的时候路径同事的工位,她不在位置上。又过了大概十分钟,我听到了脚步声,同事手里拿着一袋零食出现了,从外面看应该还剩好多。我丢了一颗糖给她,她把手伸进袋子抓了一把放在我的桌子上。因为太饿了,我立马伸手去拿,下一秒,我的手臂静止在半空中,因为我发现两个TT混躺在零食里面;与此同时,同事也发现了TT,她望望我又望望桌子上的TT,我们俩都不知道接下来干什么好了。我甩了一下手臂,示意要去趟洗手间,同事赶忙侧身让我过去。回来的时候TT已经没有了,她催我尝尝味道如何?我很艰难的捡起来一颗。同事跟我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楚,她连续说了几句后起身离开了。我赶快冲先洗手间,把刚刚吃下的零食吐了出来。此时,我更饿了,只好接了一杯水喝下肚垫垫。

华宏钢厂打架事件(华宏钢铁厂)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停车场有辆私家车发动了,很着急的开出了厂区。

项目结束的时候,我们部门老大请客,他老婆也出席了庆功宴,老大还带来了一些进口的零食分享给大家品尝。我尝了一口,一股呕意涌上来,立马起身跑去洗手间;再返回到酒桌,我非常的抱歉表示自己喝多了。老大的老婆还在数落我的酒量太差,以后要多多锻炼一下。我苦笑一下,默不作声。她招呼我多吃点零食,我连忙歉意地表示自己没有胃口,饿着肚子看着大家大快朵颐到宴席结束。

请讲一个最

恐怖的

鬼故事可以吗?

亲身经历。

答主老家农村。村里有一个同宗族的嫂子,因为当年考高中失利受了刺激,导致精神出了点问题,会间歇性的发作。

在这里补充下背景——嫂子娘家也是我们村的,和我哥同村不同宗。我虽然叫她嫂子,但其实她年纪和我爸妈一样大,还和我爸妈是同学,如果现在还活着都该有60多了。据我父母说她当年学习成绩在班里最好,结果仅有的几个没上的了高中的就有她一个。而她又是个很有心劲儿的人,是以深受刺激。

嫂子发病的时候不会暴躁发狂,而是会毫无缘由的偷偷躲藏起来,如果她不主动出现,几乎就找不到她!听老人们讲,她最玄乎的一次是就藏在了家的院子里,但村里人把院子翻个遍也没找到她,最后是她自己从厕所(农村那种旱厕)里走出来了…..

我所讲述的,是我亲身经历的她最后一次犯病,当时我大概有8、9岁。那次之后过了没多久,她就自杀了……

那次她又犯病了,大半个村的人都出动去找她。去了她曾经藏起来又出现的地方,没有;去了她家的地里(当时地里都是半人高的玉米杆),十几个人一垄一垄的“扫荡”式寻找,没有……从上午一直找到晚上7、8点。大人们觉得她有可能跑到市里亲戚家了,于是准备开上拖拉机进城去找她。

嫂子的儿子比我大7、8岁,和我亲哥(比我大5岁)的关系很好。他和我哥还有街上的几个孩子,又带上我,就想着去村头的大河边上再去试着找一下。

村南头的大河,其实也就是一条小水渠。河北面半公里的地方是村落,住着全村子的人。

河南面隔着一条小土路的地方叫大埝(nian),有30米宽,陪着大河一起流淌。而这里也是村里埋死人的地方,是村里的坟地,埋葬着村里无数的先人。一生一死,也仅是一水之隔……

大埝的再南面,还是村子里的庄稼地,嫂子家的地就在大埝边上,前文已经说过,被村子里的人已经翻了个遍。

我们6、7个小孩来到大河的桥上,当时天已经很黑了,但有月光。平时我们小孩不敢晚上来这,因为这里是坟地,我们怕鬼。

我们几个小孩壮着胆子在桥头上各自大声喊“妈”!“嫂子”!……夜里的大河很安静,只有水流声哗哗哗的轻响。

“我在这呢……”一声低沉的女音突然顺着河流飘了下来。

华宏钢厂打架事件(华宏钢铁厂)

当时把我们吓屁了,拔腿就往村子里跑。赶紧告诉了准备出去去城里的大人们。

然后十几个精壮的农村汉子在我们的指引下又去嫂子家地里找了下。原来她就蹲在地头……

后来在她没犯病的时候,他儿子问她当时去了哪里,她说她一直就在地里,看到了找她的人,他们就从她身边过去了,可就是没发现她……

也不知是没看到她,还是看不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