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萝卜文学 > 地摊文化 > 广平王结婚 广平王跟谁先圆房的

广平王结婚 广平王跟谁先圆房的

广平王跟谁先圆房的

这个故事由作者穆兹利独家发表,他被授权每天阅读一些故事。其关联账户“每天读一些故事”已被合法转授权,必须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

武安后福,宜兰四合院。

在西房门口,慧波正和站在她旁边的玲儿低声说话。她看见一个男人闯进医院,径直来到了西房。当她透过红灯笼的灯光看到来访者的脸时,她非常怀疑地喊道:“二少爷

二少爷傅成志住的金鹿院显然是双向的,今天是大少爷结婚的日子。他现在不在前院的宴会上招待客人。他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还有,负责守卫宜兰院大门的两个男孩在哪里?

慧波心里是这样想的,脸上带着微笑迎接她说:“二少爷,这里是宜兰院,老奴才马上派人把你送回金鹿院。”

“出去,出去!”

傅成志满口酒。他把慧波推倒在地,眯起眼睛说:“刁奴在哪里?他竟敢拦住我!”

说完,他又跌跌撞撞地径直走向婚礼室,他的意图清楚地显露出来。

慧波推着她跑去帮她凌儿。她连忙说:“快去叫人来,别让二少爷闯进欢乐屋!”

她说,尽管脚踝扭伤,她还是在林格的帮助下勉强站了起来。

“去,留恋,去请人帮忙。别出声!”

慧波让玲儿追上脚踝剧痛的傅成志,说:“二少爷,你喝多了,老奴仆会帮你回金鹿医院休息的。”

“走开!再敢停下来。看,少爷,我不会剥你的皮的!”

骂了一顿后,傅成志眼睛里带着恶意,看着红色婚信旁边的门,笑着说:“他们都说我大哥娶的那个女人很漂亮。今天让我睁开眼睛看看我嫂子漂亮还是宁乡楼的库尔姑娘更漂亮!”

听了他的话,慧波吓得要死。

她“啪”的一声跪在地上,抱住傅成志的腿乞求道:“二少爷,你不能进去!这太不合理了!求你了,二少爷!”

“和仪式不一样吗?”

傅承志低下头去见惠夫人。他冷冷地笑了笑,把她踢了出去,并责骂道:“走开,你这个老奴隶。在这所房子里,我就是礼仪!”

慧波胸部被踢了一脚,几乎当场喘不过气来。她的嘴里满是血。但她并不在意这些,转身朝门口望去,但她看到玲儿傻傻地站在那里。

“玲儿,去叫人!”她向门口挥手。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过去那个聪明的女孩,我此刻似乎被吓傻了。当我看到许太太挥手时,我朝她跑去。

“许奶奶,你没事吧?”

玲儿泪流满面,她的担心不像欺诈。

慧波只觉得自己很害怕,很担心自己。她没有时间考虑这件事。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玲儿,婆婆没事。快走,到前院去,悄悄地叫少爷回来,来吧!”

看到二少爷走上台阶,又走了两步就到了门口,慧波几乎急得要死,但玲儿异常固执,拒绝离开。

“奶奶,你伤得太重了,玲儿离不开你。来吧,我来扶你起来。我们先离开这里。”

她说了什么?先离开!

听了玲儿的话,慧波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她在现场普遍感到震惊。过了很长时间,她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她抓住玲儿的手,用刺耳的声音说:“孩子,你糊涂了!”

玲儿和慧波在一起已经五年了,作为孙女被她珍视。她怎么能听到她说一句沉重的话。

“婆婆——”凌儿痛苦地哭着说,“她只是一个卑微商人的女儿,如果你能利用她给二少爷添麻烦,赏赐她为妻也不会浪费少爷的荣誉!”

当然,如果她被二少爷拖下来受辱,那就最好了。一个卑鄙的女人怎么配得上她的少爷!

远远望着傅成志踩在门上的脚,林格的骄傲和期待一闪而过。

而在另一边,当她注意到玲儿脸上残酷的微笑时,她只感觉到胸前有一股腥味,旋转的感觉立刻袭来。然后她闭上眼睛,完全晕倒了。

“臭女人!”

在西房门口,傅成志把它踢倒了,但门没有动。很明显,里面的人把门锁上了。他冷冷地笑了笑,脸上没有一丝醉意。

举起你的气,再次举起你的腿。用了你百分之几的内力后,他的脚一定会破门。

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个略带愤怒的男性声音突然从医院门口传来:

“混蛋!你在干什么!”

当院子里的喧闹声逐渐停止时,守在门口的小女孩青稞松了一口气。

她走了几步回到内室,对坐在快乐床上的男人小声说:“小姐,没事的。”

在红色的封面下,薛宇精心打扮的脸上没有多少反应。她淡淡地说:“我明白了。”

青稞想了一会儿,问道:“小姐,你想把门闩取下来吗?”

“没有。”薛宇不想直接回答。

青稞点点头说“好”,然后走回床边,站着不动。

不久之后,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个女人的笑声传来:“新娘,大少爷来了,请开门。”

青稞看着薛宇,发现她身上盖着。她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总体行动,并微微摇头。

青稞以为她还在担心。她仔细地听着,然后非常肯定地说:“小姐,别担心,女仆听到了傅将军的声音。”

面纱下的薛宇笑了,没有再解释。他只是说,“等一下。”

“是的。”青稞点点头,虽然有些困惑。

门外,席婆敲了很久,但没有人开门。她心里不满意地咕哝了几句。然后她尴尬地回头看着傅成义说:“少爷,你看这个……”

傅成义把背放在手上,看着红色的幸福的话语。笑过之后,他走上前去,举起手轻轻地敲了几下门板,说:“夫人,请开门。”

西坡从未见过如此温柔的少爷,半张着嘴,一张令人难以置信的脸。然而,更让她吃惊的是,房间里的新娘也是一个“残忍的角色”。这位少爷太“谦虚”了,不敢开门?

怎么办,怎么办西坡焦急地跺着脚。

她的任务是指导新婚夫妇在婚礼室完成一系列礼仪。如果他们错过了吉时,那将是一种巨大的罪恶。她买不起!

“少爷,你为什么不让老奴隶再试一次呢?”西坡勉强挤出一个丑陋的微笑。

傅成义挥手表示他不必这么做。

他应该想到,薛宇这么聪明,怎么能看穿刚才发生的事情呢?

“夫人,一切都是我的错。请开门。”傅成义向门口致以诚挚的敬意。

西坡看到了这一点,她的嘴张得大大的,她很傻。

在门里面,有人正在拆卸门闩。过了一会儿,门从里面“吱吱”地开了。

青稞微笑着站在门口,在他身后祝福他说:“傅将军,请进来。”

付成意点头,转过身来,看着席坡,他还在傻傻地呆着,咳嗽得很不痛快。

西坡大吃一惊,立即康复。她咽了一口唾沫,笑着说:“少爷,请进来~”

傅成义穿着一身红色的结婚礼服,抬起双腿走进了房子。席婆跟着他默默地说:“祝福菩萨,祝福菩萨……”

幸运的是,接下来一切都很顺利,她紧张的神经也逐渐放松了。

席婆看着席上的小害羞,看着新娘的笑脸,惊愕不已:屋里的人都说那位小姐长得好看。今天见到你,你真是个难得的美人。

难怪这位一向冷血的少爷愿意如此随和。任何一个看到如此美丽的脸比花还要美丽的人,即使他有一颗石头般的心,也会情不自禁地变得温柔。

“少爷,夫人,时间不早了。请您喝完和应酒,早点休息。”

席坡含笑离开,被福城一路拦住。

“把青稞送到锦衣医院,让玲儿安排她的住处。”

“是的,先生,请放心。”西坡微笑着点了点头。

青稞看着薛宇,看到她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她巧妙地祝福仪式,并离开席坡。

薛宇没想到傅成义要卸妆。

喝了和应酒后,薛宇开始在铜镜前摘头上的装饰品。

傅成义知道自己的习惯,什么也没说。脱掉外套,到外面的房间去,清洁你的脸,回来时在后面放一盆水。

薛宇听到身后有水声,微微转过头,看到傅成义正在洗碗。

傅成义脱下了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