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萝卜文学 > 地摊文化 > 《京城81号真实故事》 京城81号真实故事原型剧情详解

《京城81号真实故事》 京城81号真实故事原型剧情详解

京城81号真实故事

北京朝内大街81号

“首都四大危房之首”是由于人们的夸张和想象

朝阳门内大街81号院占地面积约为足球场的一半。院子的东西两侧有一座漂亮的三层西式建筑。这两座小型砖石建筑采用了20世纪典型的欧美折衷主义风格。地上有三层,有一个地下室,顶层有一个阁楼,上面覆盖着法式“munza”双层折叠屋顶和拱形装饰窗。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座小建筑的周围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城市转型的步伐,这两座外国小建筑的居民被搬了出去。这两座建筑物很快就开始拆除。当工人们正在拆除一些屋顶、门窗时,相关部门阻止了他们。

后来,这两座小楼没有修缮,一直闲置着。偶尔,电视和电影摄制组会来这里借镜拍摄。由于无人居住,原本围绕着这座小型建筑生长的爬山虎(pathenocisus)被移除了窗框,并生长在窗户中,用于遮荫和垂直绿化。透过爬山虎,人们可以看到窗户里的黑暗空间。在过去的十年里,许多热爱城市探索的年轻人纷纷来到这里。他们夸大了自己的探险经历,增加了想象力,制造了“81号院闹鬼”的谣言。文学界和影视界人士也从中获得了灵感。这些文学、电影和电视作品为人们所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朝内81号是危房、鬼楼的说法已经流传开来,甚至被称为首都“四大危房”之首。

去年年底,一家电影公司根据小说《朝内81号》制作了一部同名电影,并根据小建筑的外观进行了实景修复拍摄。它于今年5月公布。影片中连续不断的惊悚情节和画面捕捉到了当今年轻人的好奇心追逐心理。据悉,该片宣传上映后,该院产权单位以“鬼屋”破坏宗教形象为由向有关部门提出异议,随后将该片更名为《首都81》。

然而,对这部电影感兴趣的人仍然认为首都81是朝内81院。虽然有关方面多次表示,这是中华民国时期美国天主教会用汉语培训传教士的学校。我希望大家能理性地对待艺术作品与历史建筑之间的差距,也希望媒体、影视和互联网不要进行负面的炒作和宣传,它不能阻止人们的好奇心和“体验”心理。每天都有许多年轻人来这里。为了防止人们翻墙进入“体验鬼屋”,每天安排两名以上员工通宵值班。

被误传为“华北协和话语学派”的原因

除了朝内街81号“闹鬼”的传说外,它是所谓的“中华民国时期美国天主教会用汉语训练传教士并为他们提供休息的华北协和话语学校,1930年后更名为加州学院,并开始招生”,这也引出了“美国历史学家魏慕亭和美国汉学家费正清在这里的网球场上开始了友谊”的故事。

有关负责人向外界给出的解释大多来自北京市东城区2005年编纂的《东华土芝朝内街81号历史介绍》。东华土芝朝内街81号的解释来自哪里?

上世纪90年代末,朝内街81号院几乎被拆除。幸运的是,它被发现并阻止了。虽然按原貌修复,但房屋结构存在隐患,成为危险建筑,闲置。这栋建筑上的大“拆迁”字格外引人注目。就在这段时间,一名美国记者路过,误将这两座小楼与往西一站的北京外交服务局后面原来的“华北协和式对话学校”混为一谈,并撰写了一篇关于“记录中美历史关系的学校将被拆除”的报道。文章还介绍了美国汉学家费正清等人在这里学到的一些故事。

据了解,美国记者的文章发表后,北京市东城区有关部门正在编制《东华地图集》。这篇美国记者的文章引起了编辑团队的注意。《东华图志》的编辑们最终通过电话与美国记者进行了沟通,但由于语言障碍,他们只理解美国记者用不熟悉的中文说的“这就是那个地方”,因为美国记者确认,编辑们把它写为“加州话语学校”的所在地。到目前为止,松散的编译基础让编译器感到遗憾。

朝内81号的所有者是普依亚,他是法国人,为古都的建设做出了贡献

通过查阅大量历史档案,并进行跟踪调查,得知1965年以前朝内街81号的门牌号为69号,原为法籍华人天主教徒朱德荣女士的住所。朱德荣1885年10月25日出生于广州。他嫁给了当时是平汉铁路总工程师的法国人普依亚,并在朝内街69号购买了这片宅基地。普依亚设计并建造了法国住宅。1921年初,两座美丽的法国三层小建筑竣工,两座西式建筑的前院有一个大花园。

从档案中可以看出,这座庭院原来占地4亩6分8.2美分,共有58栋建筑、8.5栋瓦房、3栋灰色房屋和3栋灰色棚屋。在当时的普通市民家庭中,买这么大的庭院和这么漂亮的小西式建筑是难以想象的。普依亚是谁?你为什么这么有钱?

朱德荣的丈夫普依亚1862年出生于法国,当时是法国国家中央理工学院的工程师。1898年,他受雇于清政府绘制当时中国铁路沿线的详细地图。后来,他担任平汉铁路北段的总工程师。1906年,他以非常慷慨的待遇晋升为整个铁路的总工程师。溥仪雅与朱德荣结婚,朱德荣是清末民初一位比他年轻20岁的中国知识女性。经过10年的积蓄,他们买下了朝内街69号院的房产。

从普依亚后来在中国保留的一些绘画和旧照片中,他非常专注于在中国的工作,热爱中国文化。他画的主要是为铁路建设准备的高精度地形图。在绘制中华民国国有铁路沿线地图的过程中,他对中国的地形、地质、矿产和历史遗迹非常感兴趣,因此进行了深入研究。除了自己的工作,他还煞费苦心地拍照,收集了大量同期的地方风俗照片,主要是在北京,辅以平汉铁路线周边地区。

1917年,作为中国政府的顾问,溥仪雅的社会地位达到顶峰,其意见和建议也受到重视。我们发现,1917年5月,溥仪雅向北京市城建局提出的建议详细阐述了在北京要做的重大工程,包括科学测绘、修建自来水沟、修建街道和有轨电车、修建电灯、建设森林公园等建议,并被采纳和处理。七月是汛期。在京武铁路沿线的调查中,溥仪雅发现,铁路沿线地区经常发生洪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写了《洪灾的后果》,由他的同事华南贵翻译成中文,并在报纸和期刊上发表。在他的文章中,他建议,中国政府应采取措施建设水库等水利设施“事实陈述、中国北方的河流、中国北方的水源和流量、天津的死亡危险和未来的溺水、防洪法、人造五大湖、京汉线沿线水流的专题研究、集中水箱建设的预算”作为章节。

溥仪雅绘制的北京东郊民乡大使馆分布图,北京华商电灯公司将要连接和维修的电线杆从西边门到石景山新工厂的地图,以及北京和北京四个郊区的一些地图,其中许多地图已经成为我们今天研究当时地理和历史的独特产品。如今,在国家图书馆收藏的众多珍贵现代摄影资料中,一些鲜为人知的反映20世纪初北京的摄影资料,如皇城、城门、城墙、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