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萝卜文学 > 文化常识 > 艾青的十首短诗歌,艾青写的诗歌

艾青的十首短诗歌,艾青写的诗歌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艾青的十首短诗歌,艾青写的诗歌

  为什幺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我爱这土地》一诗写于抗日战争开始后的1938年,当时日本侵略军连续攻占了华北、华东、华南的广大地区,所到之处疯狂肆虐,妄图摧毁中国人民的抵抗意志。中国人民奋起抵抗,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诗人在国土沦丧、民族危亡的关头,满怀对祖国的挚爱和对侵略者的仇恨,写下了这首慷慨激昂的诗。

  《大堰河--我的保姆》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她是童养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儿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

  大堰河的儿子。

  大堰河以养育我而养育她的家,

  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的,

  大堰河啊,我的保姆。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的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坟墓,

  你的关闭了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瓦菲,

  你的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园地,

  你的门前的长了青苔的石椅,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

  在你搭好了灶火之后,

  在你拍去了围裙上的炭灰之后,

  在你尝到饭以煮熟之后,

  在你把乌黑的酱碗放到乌黑的桌子上之后,

  在你补好了儿子们的为山腰的荆棘扯破的衣服之后,

  在你把小儿被柴刀砍伤了的手包好之后,

  在你把夫儿们的衬衣上的虱子一颗颗的掐死之后,

  在你拿起了今天的第一颗鸡蛋之后,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

  我是地主的儿子,

  在我吃光了你大堰河的奶之后,

  我被生我的父母领回到自己的家里。

  啊,大堰河,你为什幺要哭?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我摸着红漆雕花的家具,

  我摸着父母的睡床上金色的花纹,

  我呆呆地看着檐头的我不认得的“天伦叙乐”的匾,

  我摸着新换上的衣服的丝的和贝壳的纽扣,

  我看着母亲怀里的不熟识的妹妹,

  我坐着油漆过的安了火钵的炕凳,

  我吃着碾了三番的白米的饭,

  但,我是这般忸怩不安!因为我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汁之后,

  他就开始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她含着笑,洗着我们的衣服,

  她含着笑,提着菜篮到村边的结冰的池塘去,

  她含着笑,切着冰屑悉索的萝卜,

  她含着笑,用手掏着猪吃的麦糟,

  她含着笑,扇着炖肉的炉子的火,

  她含着笑,背了团箕到广场上去,

  晒好那些大豆和小麦,

  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汁之后,

  她就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

  在年节里,为了他,忙着切那冬米的糖,

  为了他,常悄悄地走到村边的她的家里去,

  为了他,走到她的身边叫一声“妈”,

  大堰河,把他画的大红大绿的关云长

  贴在灶边的墙上,

  大堰河,会对她的邻居夸口赞美她的乳儿;

  大堰河曾做了以个不能对人说的梦:

  在梦里,她吃着她的乳儿的婚酒,

  坐在辉煌的结彩的堂上,

  而她的娇美的媳妇亲切的叫她“婆婆”

  …………

  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

  大堰河,在她的梦没有做醒的时候已死了。

艾青的十首短诗歌,艾青写的诗歌

  她死时,乳儿不在她的旁侧......余下全文>>

  艾青的《我爱这土地》选自《北方》

  我爱这土地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幺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艾青的十首短诗歌,艾青写的诗歌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十七日

  《太阳的话 》

  打开你们的窗子吧

  打开你们的板门吧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进到你们的小屋里

  我带着金黄的花束

  我带着林间的香气

  我带着亮光和温暖

  我带着满身的露水

  快起来,快起来

  快从枕头里抬起头来

  睁开你的被睫毛盖着的眼

  让你的眼看见我的到来

  让你们的心像小小的木板房

  打开它们的关闭了很久的窗子

  让我把花束,把香气,把亮光,

  温暖和露水撒满你们心的空间

  我爱这土地

  艾青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幺/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大堰河——我的保姆

  大堰(yàn)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她是童养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儿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

  大堰河的儿子。

  大堰河以养育我而养育她的家,

  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的,

  大堰河啊,我的保姆。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的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坟墓,

  你的关闭了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瓦菲,

  你的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园地,

  你的门前的长了青苔的石椅,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

  在你搭好了灶火之后,

  在你拍去了围裙上的炭灰之后,

  在你尝到饭已煮熟了之后,

  在你把乌黑的酱碗放到乌黑的桌子上之后,

  在你补好了儿子们的为山腰的荆棘扯破的衣服之后,

  在你把小儿被柴刀砍伤了的手包好之后,

  在你把夫儿们的衬衣上的虱子一颗颗地掐死之后,

  在你拿起了今天的第一颗鸡蛋之后,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

  我是地主的儿子,

  在我吃光了你大堰河的奶之后,

  我被生我的父母领回到自己的家里。

  啊,大堰河,你为什幺要哭?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我摸着红漆雕花的家具,

  我摸着父母的睡床上金色的花纹,

  我呆呆地看着檐头的我不认得的“天伦叙乐”的匾,

  我摸着新换上的衣服的丝的和贝壳的纽扣,

  我看着母亲怀里的不熟识的妹妹,

  我坐着油漆过的安了火钵的炕凳,

  我吃着碾了三番的白米的饭,

  但,我是这般忸怩(niuni 3声2声)不安!因为我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汁之后,

  她就开始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她含着笑,洗着我们的衣服,

  她含着笑,提着菜篮到村边的结冰的池塘去,

  她含着笑,切着冰屑悉索的萝卜,

  她含着笑,用手掏着猪吃的麦糟,

  她含着笑,扇着炖肉的炉子的火,

  她含着笑,背了团箕到广场上去,

  晒好那些大豆和小麦,

  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液之后,

  她就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

  在年节里,为了他,忙着切那冬米的糖,

  为了他,常悄悄地走到村边的她的家里去,  为了他,走到她的身边叫一声“......余下全文>>

  当时处于抗战时期、该诗要表达的自然是爱国思想。表达作者对自己祖国之疆土爱得如此深沉,宁死了也要腐在这土地上…

  我爱这土地

  艾青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幺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这只鸟是一个饱受磨难,拼尽全力,用整个生命去歌唱的形象。这只“鸟”是一个饱受磨难,拼尽全力用整个生命去歌唱的形象。它歌唱土地、河流、风和黎明,生命耗尽后便投身土地的怀抱,与它所挚爱的土地融为一体,实际上寄寓了诗人愿为祖国献出一切的决心。

  请采纳,谢谢

  《我是一只小小鸟》 最好是钢琴伴奏版 声音不要太大

  你不把诗照下来 ?!

  为月亮弹奏一曲潇湘

  只因那缕缕青丝

  恰如我的夜想

  今夜的风不太寂寞

  静静地诉说着月色的沧桑

  举头看着那琉璃的银河

  渐渐编织成你的模样

  思念如水流向何方

  指间的烟圈变得如此流畅

  我的影子被月亮拉长

  或

  挡住那个月亮

  闭上窗户,拉起窗帘,

  挡住那悄悄溜来的月亮,

  她的装束大像她以前——

  当我们的诗琴还未积上

  岁月的尘埃,我们念到的名字

  还未刻在石碑之上。

  莫要去踏沾了露水的草坪

  去观望仙后座的模样,

  还有大熊座和小熊座,

  以及猎户座的闪烁的形象;

  闭门不出吧;我们曾被那番景色吸引,

  当美好的东西仍末凋亡。

  让午夜的香气缠绵不逸。

  切莫去拂除花束,

  唤醒那同样的甜蜜情意,

  像当年由香气向你我吹拂

  那时节,生活就像在欢笑,

  爱情美好得如人们的描述!

  在普通的亮着灯光的屋中

  囚禁起我的思想和双眼,

  让机械性的话语制造出来,

  让略黑的细节赤裸地呈现;

  人生初开的花朵何等芬芳,

  它结出的果实又何等辛酸!

  【艾青】(1910~1996)现、当代诗人。原名蒋海澄,笔名莪加、克阿、林壁等。浙江金华人。自幼由一位贫苦农妇养育到5岁回家。1928年入杭州国立西湖艺术学院绘画系。翌年赴法国勤工俭学。1932年初回国,在上海加入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从事革命文艺活动,不久被捕,在狱中写了不少诗,其中的《大堰河——我的保姆》发表后引起轰动,一举成名。1935年出狱,翌年出版了第一本诗集《大堰河》,表现了诗人热爱祖国的深挚感情,泥土气息浓郁,诗风沉雄,情调忧郁而感伤。抗日战争爆发后,艾青在汉口、重庆等地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任《文艺阵地》编委、育才学校文学系主任等职。1941年赴延安,任《诗刊》主编.

  生平事迹:

  1928年中学毕业后考入国立杭州西湖艺术院。1929年在林风眠校长的鼓励下到巴黎勤工俭学,在学习绘画的同时,接触欧洲现代派诗歌。比利时诗人凡尔哈仑给他的影响最大。1932年创作第一首诗《会合》,此诗以笔名“莪伽”发表于同年七月出版的《北斗》第2卷第3、4期合刊。

  1932年5月回到上海,加入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并组织春地画社。7月,被捕入狱,在狱中翻译凡尔哈仑的诗作并创作了名篇《大堰河——我的保姆》。接着创作了《芦笛》、《巴黎》等。

  1935年10月,经保释出狱。1937年抗战爆发后到武汉,写下《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1938年初到西北地区,创作了《北方》等着名诗篇。同年到桂林,任《广西日报》副刊编辑,又与戴望舒合办诗刊《顶点》,此间较重要作品有《诗论》。

  1940年到重庆任育才学校文学系主任,不久赴延安,在陕甘宁边区文化协会工作。此时代表作有《向太阳》等。1944年获模范工作者奖状,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共产党党员。

  1945年10月随华北文艺工作团到张家口,后任华北联合大学文艺学院领导工作,写有《布谷鸟》等诗。

  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1958年到黑龙江农垦农场劳动,1959年转到新疆石河子垦区。1979年彻底平反后,写下《归来的歌》、《光的赞歌》等大量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