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萝卜文学 > 文化常识 > 军训唯美青春散文,军训的散文

军训唯美青春散文,军训的散文



  北京航空航空大学2017级新生军训落下帷幕,新一代北航人的空天之旅将在这里起航,从此仰望星空、直向苍穹。这场校园与军营的碰撞,因学生而青春,因教官而阳刚。这个初秋,他们把军训写成了诗和散文——

  我们没有把痛楚提及耳目。

  迷彩服上每一处汗渍,

军训唯美青春散文,军训的散文

  脚上的每一个茧痕,

  都是我们对青春的致敬。

  烈日、夏虫、星辰、军歌,

  这是一个故事,是属于我们的故事;

  相遇、相见、相识、相知,

  所有的开端都是如此,

  朴素得让人呆滞。



  启行之夜

  ■二营一连 张泓棣

  明月出林影,钟立霓楼间。

  静思先人讳,漫夜硝烟怨。

军训唯美青春散文,军训的散文

  建军九十载,今日亲身验。

  人影憧憧立,试翼擎云天。


  背影

  这里没有硝烟

  ■六营三连 雷加雨

  这里没有硝烟

  却有军旗与风角力

  风起而扬,风息则止

  有如人民的赤子,把根栓在大地

  此时这里鸟语啾啁,一片新绿

  这里没有硝烟

  却有迷彩与影交集

  与子同列,铅华尽洗

  又如照影的惊鸿,把美绾在发髻

  此时这里秋语缠绵,萦纡耳际

  这里没有硝烟

  却有战靴与路平齐

  足音跫然,落地雷起

  有如铿锵的断语,把国藏在心底

  此时这里山峦青黛,林风袅逸



  军训有记

  ■五营四连 石佳卉

  乐哉秋之天高也!郁郁兮草木摇落仍尤盛。

  泬寥兮若橐龠;栉风沐雨兮不思归。

  戎装兮心正而洁斋,红妆兮不视而神拜。

  心神不移兮,薄寒之中人。

  身姿愈端兮,比我于利刃。

  纵申旦而不寐,聆蟋蟀之宵征。

  仍不悔于衔枚,身骐骥汝玉成。



  北航少年说

  ■一营四连 葛睿文

  时光荏苒,林中响箭,绕指清流,疏忽然已至军训翌日。

  坐卧四顾,晨光熹微,旭日东升,岌岌乎已然毕至宇间。

  立于清清之微风,沐于灼灼之朝霞,于是余有感而生焉:大军扬沙,铁蹄嘈乱,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志士临风,衣袂飘然,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豪杰仗剑,云游天下,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收揽思绪,搜索枯肠,吾侪岂是平平之辈?自将金戈铁马,

  气吞万里如虎,必应推翻历史三千载,自铸雄奇瑰丽词。军绿傍身,旌旗飒飒,岂能舍家国于不顾?岂能置自己于不义不能之间?

  “深渊之下亦是万里坦途”,哲人语如是;斯言不谬。夭夭然出于懒逸,毅毅乎遁入坚刚,万里坦途兮旷如野,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

  吾侪必将铁肩担道义,行大国之坦道,负民族之兴旺;也定辣手著文章,书天下之豪壮,写四海之朗朗!

  观众星之行列兮,毕峁出于东方。俯仰今夕,问,何物为天下之利宝?答曰,无何,唯少年之凌云志而已!


  父亲的军训

  ■三营四连 张悦宁

  “嗯,不累”,电话这头的我说,“站不了几分钟就休息……正步?当然练啊。……教官怎么会打人呢!教官可好了,他们又帅气又幽默,会和我们开玩笑……你担心过头啦,老爹!我们军训,安全是第一要则,不舒服立刻就可以打报告休息!”

  电话那头半晌没有回应。我一面在心里为父亲带有强烈被害妄想意味的杞人忧天行为发笑,一面等他说“那爸就放心了”。良久,却只听他道:“那还叫军训吗?”

  那声音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叫我立刻就想反驳。这不叫军训?我们都身着戎装、遵守军规,像个兵似的受着单调的训练。怎么不叫?然而,或许是因为父亲语气里少见的一丝怒意,我怯了,没有做声。这叫不叫军训?列队时有说有笑的女生、为“累了”的理由就想请假的同学的画面在我脑海中一闪即逝。还有回到宿舍就立刻拿出手机刷朋友圈、玩游戏的我。到底叫不叫军训?我也有点困惑了。

  “我们那时候的军训,从没有什么安全为第一要则的说法,”父亲道,“我们在部队里训,那就是真的新兵。部队地方偏远,我们第一天在鸟不拉屎的荒野里,从下午一直跑到天黑,20 多公里。女生?女生也没有汽车坐,那地方没有路跑得了就跟,跑不了就掉队,半夜才走回去!”

  “你们练什么?军姿?正步?行列式?花架子!我们在泥里滚、在绳上窜,要打枪,要在石子操场上学匍匐前进!女生比我们好点,她们在草地上匍匐,不至于把胳膊肘硌流血!”

  “我们执勤,是裹着被子站外边岗哨上,一站几个小时!要瞭望、要汇报!……你们一个校园有什么可瞭望的?

  听到这里我已是满脸愧容。在校园军训,条件比部队优越不止一星半点; 我们的任务远远比父亲那时轻,以至于我竟然会生出“训练无聊”的感慨。我强辩:“我们还有拉练……”

  “拉练?”父亲嗤了一声,“背着被子在校园里转了一圈?我们那阵是半夜里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吹哨了!大家手忙脚乱地收拾自己,从上铺滚下来的、错穿了别人的鞋的、拎着武装带就列队去的,大家狼狈极了!就那样冲出门去,当然是被逮了个正着,挨教官好一顿训!然后,我们拖着抱着摸黑根本打不好包的被子,连滚带爬地急行了好几个钟头!”

  “我们训了一个多月,吃苦,吃土; 流汗,流血!拼命!哪来的安全保障!回到学校之后,我们好一段时间不知道自己是学生,只记得自己是个兵,属于X 营X 连!”

  我的目光像是能穿透遥远的空间,看到他饱经沧桑的脸庞上一抹年轻的刚毅,属于那个兵的坚定神情。我已然与他处在不同的时代。

  震撼之中,我扪心自问,三十年后,我忆起那年今日的训练场时,能否如父亲这般再临其境、又能否记得站于身侧的战友每一个阳光下的笑颜?略一思考,三

  年前的军训,我已是忘得一干二净。

  ——那是血汗浇灌过的、毅力照耀过的、极境试炼过的生命之花。它绽放于灵魂之谷,是“年轻”这片土壤所能孕育的最灿烂的一朵。“安全至上”,犹如强制育奇葩于温室,其色艳俗、其姿妖娆,永远不会有苍松的遒劲、幽兰的清高、雪梅的孤傲。

  “青年人,你们怕死怕的太早!”通话的末尾,父亲语重心长。

  我放下电话,久久陷入沉思。


  凌晨拉练,你清醒吗?

  ■二营二连 何岱岚

  1944 年马上就要结束了,莱茵河畔的冷雾和柴油机冒出的黑烟交织上升,在空中谱写着即将奏响的战争终章。几公里外,大雪和硝烟将巴斯托尼这座比利时小镇染成一片煞白,而101空降师最后的阵地正在这凄美的景象中被炮火震颤。希特勒发动的突出部战役出乎盟军的意料,刚刚站稳的西线眼看就要被钻出一个大口子——一旦防线被突破,德军将直下安特卫普港口,盟军将被切断补给并撕裂为两股力量。届时,那里很可能变成第二个敦刻尔克。

  天气太过恶劣,空中支援是指望不上了。紧要关头,巴顿率领十几万人的第三集团军在四天内从南向北直开160 万英里插入阿登山区——这一度被认为是“不可能的”——迅速组织反击,这才终于保住了“突出部”,挫败了法西斯的阴谋。

  突出部一役,正是有了第三集团军的迅速支援、力挽狂澜,盟军才能转败为胜、化险为夷,这充分体现了作战中军队机动性的重要性。再看看我们所熟悉的那个奇迹:红军万里长征,我们之所以最后能够迎来“三军过后尽开颜”的胜利会师,是因为我们的队伍组织得当、训练有素,在层层围堵下仍保持着强悍的战斗力、机动性。没有如此坚韧的行军能力,我们的队伍甚至可能渡不过乌江。

  机动性从来都是衡量军队作战能力的一个重要维度,有良好机动性的部队能够充分掌握战场主动,活用战略纵深,进可攻退可守。会玩儿的同学,想必早在《文明》、《欧陆》、《星际》等游戏中深谙此道:机动性好的部队不一定是最强大的,但一定是具有重要战略价值而不可缺少的。

  这就是为什么军队,尤其是步兵,一定要有长距离负重行军训练。只有平时做好这种训练,让每个士兵都习惯、适应较高的行军强度,军队的机动性才能保持甚至提高,保证作战时能够指哪打哪。这种训练就是我们今天拉练的原型,上文所述即为我理解的拉练在军队中之意义。

  可能有些同学觉得军训中安排拉练“劳民伤财”、“无意义”,但这个问题上我认为“存在即合理”。在军训中我们不仅要提炼自己的血性,磨炼自己的意志,也要抓住机会体验军旅生活,学习军队文化,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拉练本身就是军队文化的一部分,在亲身经历过拉练后,我们应当理解藏在它背后的深远意义。拉练如此,其他项目亦如此,踢正步不只是为了“耍酷”,真人CS 也不只是网络游戏的现实扩展,军体拳、盾牌操更不是军队中的“广播体操”。为什么要安排这些项目?它们影射了什么?作为有先进思想的大学生,我们需要思考这些问题,把它们想明白,军训也就训明白了——那时,想必你会庆幸自己度过了清醒而有价值的两周。

  有趣的是,这次的拉练还安排了障碍区、染毒区和地雷区三个特殊地带,虽未曾听闻有同学在这三个“险象环生”的区域壮烈牺牲,但这依旧引起了我的思考。真实的战场环境会比训练复杂、险恶百倍,和那些真正的军人所经受的考验相比,今天的拉练真是“不痛不痒”——不过是起早些,散散步。引用网上流行的说法,我们当在享受岁月静好的同时,不忘那些真正艰辛、为我们负重前行的人们。


  当那一天来临

  ■四营一连 周子阳

  看那军旗飞舞的方向

  前进着战车、舰队和机群

  上面也飘扬着我们的名字——

  北航新生渴望建立功勋!

  那一天,我们又一次回想起被军训支配的恐惧。不,不只是恐惧,这是一种混杂的感情,包含了对过去的告别,对未来的向往。在烈日下燃烧着青春血液的我们,在军训开始的激情被消耗几天后,是否应该再度回想开营仪式上自己的豪情壮语,响亮的口号?

  《战狼2》中有这么一句话“一朝为战狼,终身为战狼。”那么,一朝为军人,终身为军人。

  当洪水在中华大地上肆虐,横行霸道,随意横流,最先站出来的是军人:他们面对惊涛骇浪无所畏惧,日以继夜加固大堤,在危险迫在眉睫时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铸成钢铁的长城。

  这是98 年的军人们,那时候,我们可能还未出生。

  当地震的波动击穿薄弱的地表,撕裂一切,破坏所有,最先站出来的是军人:他们面对断壁残垣义无反顾,不分昼夜搜救人民,在世界天昏地暗时用自己的身体力行点亮希望的明灯。

军训唯美青春散文,军训的散文

  这是08 年的军人们,那时候,我们可能依旧懵懂。

  在未来,我们又将经历怎样的磨练?一切都是未知数。

  当那一天来临,我相信,站起来的依旧是军人,他们依然会走在最前方,这是军人的责任。

  那么,对于现在仍在军训的我们又是如何?可能几天的艰苦训练让我们的肢体僵硬、酸痛,可能夜晚的值班轮岗让我们的精神疲惫、焦灼。我们的意志正在接受考验——真的英雄,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与淋漓的鲜血——作为北航的学子,没有人可以放弃。

  面对未知的危险,我想说,我们也是军人,我们与前线的官兵在一起。

  当那一天来临,最先到达战场的,将是先进的无人机与精准的导弹;

  当那一天来临,最先到达灾区的,将是宽阔的直升机与充足的空投;

  当那一天来临,最先到达前线的,将是先锋的运输机与无尽的补给。

  这是北航的特色,是我们的力所能及。现在的军训,是短暂的,为国家的奉献,是无限的。

  因为我们是军人,因为我们生在中华家,这是我们的责任,这是北航人一代又一代的目标。

  军训尚未结束,同志们,让我们携手同行!